經中行管教牧學習管理以神為本的管理

我的事奉與你何干

我生命中至親的人分別在1974及1979年去世。在1984年我讀馬太福音6:33時,這段經文令我感到非常不明白,內裡一股感動去追索這段經文的真正意思「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,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。」﹝馬太福音6:33。﹞這段經文成為我人生的鑰匙。

1986年進入事業的低潮,上帝出手改變我對金錢的價值觀﹑對家庭及事業的看法,一年後開始在機構事奉。1989年北京民主運動,我認定耶穌基督是他們生命唯一出路。也開始讀神學之路。1992年我在加拿大面對急病,選擇了繼續走相信主及繼續事奉的路。全部都是神編寫我的一生和我的事奉。正如馬太福音16:24-26的總結式描繪,「於是耶穌對門徒說: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捨己,背起我的十字架,來跟從我。因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,必喪掉生命,凡為我喪掉生命的,必得著生命。人若賺得全世界,賠上自己的生命,有甚麼益處呢?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?」

由1977年開始在教會的事奉。詩班是第一個事奉,已忘記是被邀請還是自薦參加,但肯定的是,當時沒有異象服侍概念:參予崇拜不如做詩班,反正坐下面和坐上面都是一樣。第二樣是參予傳道部的民歌隊,唱歌不是我的專長,不知為何當年的事奉都與音樂有關。主日學方面做過很短時間-教BB班,之後讀完神學回港,主動向一位任教主日學的導師私下提出後才開始有機會教主日學。這個主動,與當年做中五青年導師一樣,私下與導師傾談,才有機會。後來這班青年團友已成長,成為我讀神學及事奉的主要關心者及支持者。

在教會事奉,專一的事奉是很重要,事奉是按恩賜,主動爭取,富有創意地面對。每一個人都是千里馬,但作為伯樂懂得去選擇千里馬的不多,只有上帝才是伯樂。人隨時會揀錯及搞錯。所以,事奉前向上帝求問哪一個崗位;按需要事奉的情況是有的,但不要以此為首。後來我擔任部長時就好小心,免得阻礙上帝的計劃,要成為上帝的媒介停止不合祂心意的事奉。如今已沒有走到最前線,但仍用上帝給我的恩賜及屬靈洞察,鼓勵合適人選擔任合適崗位的事奉。

1987年開始基督教構機事奉,行內稱為全職事奉,也與牧會事奉並列為前線的事奉。與帶職宣教及基督徒工作崗位作見証又很不同。機構事工以教會為基礎,得到教會支持為動力。機構的存在是輔助教會的成長及發展,補充各方面資源上及功能上的不足。在因應社會及地區上的特質及需要而成立或關閉。所以,參與機構事奉時,最重要就是知道及順服上帝的呼召,然後明白機構的角色及重點。機構不是教會,更不會替代教會或團契的運作模式;機構仿似以一手拖著教會﹝面對牧會事奉中所有問題﹞,明白基督教文化特質,同時另一手拖著社會﹝教會外其他行業工作的難題﹞。入職機構要具備獨當一面的恩賜及專業技能,又要有牧會全職事奉的心志。

我在十多歲時曾經說過:不會讀神學,不會全職事奉。但人生過了四分一世紀就推翻自己的說話,甚至非常渴望去事奉。究竟當時有甚麼專業技能及恩賜呢?答案是:不知道;只有單純心志及特別的性格。1987至1990年的三年,三個機構都顯示出愛的群體及接納的特質,幫助我屬靈生命成長的重要地方。上帝賜給我行政﹑策劃及領導的恩賜,但當時是不認識恩賜也不知道自己有。對全職事奉沒有高瞻遠象或雄心壯志,只有甘心、滿足、享受及生活成長。89年民運後,上帝給我一個夢:只有上帝才是一切事情的終極答案,包括了北京學生的要求;我的病根源﹑人生目標﹑生活標準等,全都是因「上帝」自己屬性﹑救恩和永生計劃。有夢及有訓練之後,對事奉知得多、做得多、壓力多,要更加小心,因為上帝的要求有所不同。恩典﹑憐憫及愛顧格外更多。總括來說,我認為全職事奉是一個莫大及格外的恩典,是上帝特定委派。

神學訓練是甚麼呢?頭五年神學課程,兩年時間是香港崇基學院神學組的晚間課程,另外兩年半是全時間讀書及實習。讀神學除了知識及學術上增長,「人格」及屬靈生命的反思及成長是主要。我所就讀的草原聖經學院有一條例:考完畢業試後,校方教授﹑老師及同工們會開會,根據在學期間各方面成長及表現:包括學習態度﹑對人及事奉的態度及指定福音佈道,是評定學生的基督徒品格。曾經有一位成績不錯的學生,因為過不到這關而不能畢業。

在加拿大三年時間,令我重新認識自己。身處學院,時常被問及家人﹑教會及代禱事項。他們是真心,清楚記得我的資料,以祈禱來服侍我和其他學生等。曾試過我在介紹時含糊不清,他們有強大的屬靈洞察力,好快會發現問題。有這班人的背後祈禱,聖靈自然不斷地工作,我受聖靈責備,內心會有痛苦爭扎煎熬。不過,我認罪悔改,誠實回應他們的愛,整個人會非常開心,沒有壓力,自信心增加。

那一年是92年9月,曾經歷一個可怕卻不至於死的四天屬靈之旅。四天內出現身體的敏感症發病﹑加上對一種藥物敏感,引起缺水入了醫院及痊癒。撒旦在這破口作出控訴我過去的事奉﹑性格﹑對人處事,靈命受沖擊。因為未曾試過,只是聽聞溫偉耀博士在《作個八十年代屬靈人》的內容。所以,最初不知道是屬靈的爭戰,對上帝發出很多質疑:不明白上帝為何不聽我的祈禱?為何不救我?為何要我讀神學?為何揀我來受苦?

我覺得四周圍好黑好冰冷,照鏡時見到自己活死人的外貌,不敢照鏡看自己,不能面對自己。後來才知道這是遇上屬靈生命成長的攻擊。而當時最大的沖擊是:繼續神學和放棄信仰。我選擇切底認罪﹑悔改,之後生活和性格再不逃避上帝的改造。若果當年我選擇離開信仰的話,我放棄信仰﹑放棄上帝。我就成為真正的孤兒。而當時我就是不想做孤兒,而願意被天父改變我。

餘下一年多,除了繼續學業,上帝也動手改變我。祂預備一大群充滿愛﹑接納及寬恕的弟兄姊妹環繞我,他們有責備但又有忍耐不嫌棄的勸導,使我重新學習被愛﹑認罪﹑祈禱﹑代禱﹑安靜﹑讀經及休息,重新做人,過聖潔生活。這個過程令我反思以往及思想將來,對事奉的看法改變,明白「全為主」的意思,在上帝在我裡面建立和加添對祂的信心,成為我的自信。在畢業禮校長訓話,他引用提摩太前書4:12,是我小時候主日學第一段背誦的經文「不可叫人要小看你年輕,總要在言語﹑行為﹑愛心﹑信心﹑清潔上,都作信徒的榜樣。」無論事奉是甚麼,上帝必與我同在。

入讀神學,是生命和性格的重整。給上帝這位窰匠修理。事奉是讓上帝使用修理後的器皿去承載上帝的恩給其他人。去作承載的工具是要學習的。提摩太前書4:12這段經文說出事奉人生及真意。事奉的指派是上帝,不是人,上帝才會加力量給祂的僕人,給那些專一沒有私的心事奉的人創意﹑喜樂等等恩典,給那受傷及軟弱的人得到治療及成長。當事奉時發現軟弱無力,無喜樂,這就是警訊號。首先是反省與上帝之間的問題,如事奉的對象﹑目標﹑態度,而不是反省與人之間如性格﹑處事方式等問題。要知道事奉不是要完成責任﹑事工﹑崗位等,而是有否在事奉中認識上帝,從上帝的角度看事物,完成上帝的計劃,造就人的成長,學習時時刻刻尊敬上帝,對上帝誠實。尊敬上帝似乎很抽象,但以理及他三位朋友在但以理書3:17-18清楚演譯出來「即便如此,我們所事奉的上帝,能將我們從烈火的罊中救出來。王啊!祂也必救我們脫離你的手;即或不然,王啊,你當知道我們決不事奉你的上帝,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。」

我的事奉生命與你何干呢?以上的見証,通常在見証會﹑團契週會才講。上帝給我是獨特的一生,是不會重複在其他人身上,沒有相同。不過,我和各人所經歷成長過程有相似的模式及爭扎,同有受過傷害還未處理,在經歷中得不到彼此扶持及鼓勵、或許受自己限制所困而難阻自己成長、或者未有經驗的不知明的問題難阻事奉、或許未能分辨全職事奉或讀神學的感動等,請不要消滅上帝給你的感動和負擔,更不要被別人潑冷水及得不到支持而放棄。要重拾或要繼續追尋,就要先找回上帝。

經文來馬太福音6:33;16:24-26;但以理書3:18;提摩太前書4:6-16

汪善儀,管理神學推動者,神學院教授,顧問

#原稿來本人1997年9月講章

#教牧-學習-管理,教牧學-習管理

#以神為本的管理 #屬靈生命質素

標準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